不知道叫啥

被世界狂吼,被人们冷笑,一切已挤在寒风之间,骨中傲气让我将冬天踩在脚底,是是非非如一场游戏,以磨难苦累为一生盔甲,流下潇洒的眼泪,挥动衣袖拂不下过往云烟,既然如此与世俗为敌也是一大乐事

不想在失败面前云淡风轻,不想在假笑中努力,所以再见了。

他吐出一口烟,烟丝向我扑过来,我吸了吸鼻子,空气中带着烟的味道,长辈们说,吸烟吐出来的是愁,愁越多,烟雾越多,我看着他,是的吧,他的白头发以肉眼的速度增长着,夹着烟的手青筋突起,愁多了就习惯了,想通了,就明白了,也许吸烟吐出来的不是愁,而是对自身的悲悯,对人生的惆怅。

泗旭少年德才兼备,如今十四气宇不凡,风度无双,遨游四海,待你远去,初心仍在,祝生辰快乐